你的位置:觉囊尖木达寺 >> 首页 >> 时轮金刚 >> 详细内容

觉囊派在藏区的发展

第二十五,这里应该介绍的是大译师妙宝(仁特那跋陀罗),生于卓巴地区。本寺为协吉扎仓,曾依止邬金佐巴等多位上师遍修新旧密法,从班钦南喀巴桑着重学习轮教法,证悟圆满,亲见观世音菩萨等多尊本尊,创建了多格曼当和日吾止增(历史不清)等多所寺院。著作有《大悲观音解授法》和《六支瑜伽讲义》等。其弟子上师贡噶周却的历史生平后面要介绍。

  第二十六,妙宝的亲传弟子堪钦隆热嘉措,生于娘堆第巴藏康巴家族。曾在色多坚地方广泛闻习显密教法,尤其跟从上师贡噶周却学习时轮灌顶传承、口诀以及对未来的预言,认定转世等,被奉为江孜寺的堪布。另外,他长期担任过邦康措巴等僧团的堪布,上师的再世化身坐床后,他担任经师负责传授一切教法,直至圆寂。

  他之后,执掌了义教法的至尊大德为贡噶宁布扎西坚赞贝桑布(即多罗那他),若略述其历辈有关的功业,可分两部:本生和事业。

  其本生中有十三世奇异本生。第一辈,至尊佛常住一切自在轮三密总摄论(胜乐)与人两者的自性,随顺一切徒众共同事业之界根而讲说,是印度班智达巴尔哇佐吾的转世,成为服用圣者龙树师徒教授甘露的幸运者,精修三藏和五明,纯熟一切佛法,登上智者之冠,依靠本尊度母而获得成就。后来,在那烂陀寺与执持外道马鸣派系的被称为外道班智达、辩论超群的杂扎哇日德进行辩论。如果说各种辩论词句,这位大德以没有障碍的(流利的)回答和渊博的教理知识制服了外道僧,并以其威力战败了对手,从敌论中大获全胜,弘扬佛法。逝世之时,非常忧愁,泪水飘动。诗道:

  龙树行走吉祥山,
  阿耶提婆去本性,
  释迦师友恬静睡,
  龙菩提降临异地。

  龙树师徒如云去,
  佛陀教法日光消,
  恶劣外道布黑暗,
  呜呼众生离盲相。

  第二辈,《时轮根本摄续后续》说:“手持天杖、骨饰、长腰鼗、酒器,得到了“那波”之名。”如此所预言的阿舍黎黑行者,生于南印度桥萨罗国所的距孟加拉国不远的欧茹布夏地方的婆罗门家族。小时候即聪慧,通晓声学和医学、工艺学等,由于宿缘醒悟,亲见许多智慧瑜伽母。此后,来到拥有五百多班智达、佛法兴盛的那烂陀寺受五戒,居住多年,圆满闻习三藏、四续部,成就了各种密咒、禅定,住修时有多尊瑜伽母显现加持,使他获得了殊胜禅定。然后按照瑜伽母授记,抵达北印度城市杂兰达拉纳谒见了居住在这里的成就师杂兰达热巴,礼敬祈求摄受,杂兰达热巴发现他有缘,传授灌顶教诫。通过实修,有一次他毫无困难地钻墙而过,据说他还能直钻石山。在修炼禅定或其他法时,清楚地看见胜乐金刚坛场,诸位本尊的问答消除了他疑虑。当他赞颂或唱金刚歌时,大地摇动,花雨飘落,或发出声音,或光明闪动。当时,他考虑到是否到了入行的时间时,被空行本尊制止,再次修炼时,虽然没有很好地修成、刀、银水、宝库、丸等许多共同成就。但是当他以自力成就之时,再考虑是否入行时,没有得到杂兰达热巴上师的许可,而是奉命到哲达拉日(北印度一地名)地方从空行噶哇桑姆的手中迎来了《怛特罗和合明点》,对空行母稍作了伺察,未能得到殊胜技能。此后,杂兰达热巴派遣他带着骨饰去邬伏那请求空行母加持,空行母加持后捎给杂兰达热巴结印,黑行者向喇嘛献骨饰之前,结印已经毁坏而未得到好的,但因为是大持明咒师,上师和空行授赐,摄授各类弟子,给与各种成就,有三十五名瑜伽弟子和三十七名瑜伽母弟子。有段时间,阿舍黎黑行者自己成就了杀死对方、育养、硬化、堕罪、调集等殊胜看法,上师杂兰达热巴授给以前空行的加持骨饰,并鼓励说:“现在你做明戒之行,但不要德布廓扎,顺利地去八大寒林和其他一切地方。”根据教导,阿舍黎黑行者去行境时,未拿七伞而转七鼗鼓没有敲打者而自动敲响;有时一时足未融地而离去;有时,起尸乘骑花曼,以八种看法或十种看法每天做有情事。好几次伞盖和七鼗鼓各发展成一百,众随从也以神通来往,以这样的方式去寒林和各大境,广做利益众生事业,逐步抵达德布廓扎地方。在这里由于魔女、外道空行哇呼日诵明咒、做怒视法,使阿舍梨患病死亡。他修成殊胜中阴界成就后,又以大神通为了调伏徒众,显示了许多身相。

  第三辈,仁特那巴拉,生于杂哈日喀扎地区仁特那巴拉(印度地一方名)附近,父亲名叫嘛呢迦波哇,母亲名热达纳哇德,属于四大种姓中之帝王族(刹帝利种姓)。以前在杂兰达热巴身边生为黑行者时,有一曾遭受上师嘲骂之人,由于一些缘起,他转生为现今的国王,现出恶念,招来住那里的一切佐给教徒,让人供奉,使大地旋转。他以郭罗迦夏(印度一学者名)的禅定知道后十分惊异,为了调伏该国王而前往,心中思考到一切得道者的弟子也被愚痴的国王作为奴仆使唤,极其忿怒地住在国王的门口,使那里的大象、马不吃草,小孩不吃奶。国王知道郭罗迦夏是一位具大威力的得道者后,允许王妃先去礼敬大成就师的请求,他首次布施给王妃牟陀罗。之后,国王自己也来礼拜忏悔,大师布施给国王一件协杂日牟陀罗,取名“仁特那巴呼拉”,各位佐给僧人也来礼敬,把郭罗迦夏手放在国王头上,刹时国王得到成就,显示了得道者仁特那巴呼拉样子,据说命名掘地处出现的海为“仁青嘉措”(意为“宝海”)

  第四辈,前弘期佛教旧派(宁玛派)学者绒索曲桑,生于西藏四茹之中藏茹下部的纳隆绒(又叫“完绒”),父亲名叫绒完仁青楚臣。幼年开始用梵语念经,吐字清楚。其祖父绒完云丹仁钦曾预言他是班智达弥底杂什纳的化身。在绒格河边谒见了阿底峡大师,阿底峡把手放在他的头上后用梵语问道:“做什么?”他对答如流。阿底峡大师很惊奇地授记说是:“黑行者的化身。”他从十一岁始修因明理论,十三岁以后全部学完。据说他通晓一切知识,一次他在噶尔东·楚臣桑波和多顿僧格坚赞座前闻习佛法时,梦见用怛特罗秘密要点作糌粑,佛等加行作染料而食,就此他请教了阿舍黎,阿舍黎说:“是掌握此二者(即怛特罗和等加行)之相。”当地人就关于这个方面传了奇谈笑话。诗道:

  穆巴蔡顿通文字,仪轨法纪弥扎通,声量桂库二师通,会集一切为妙法。

  在这里,绒索曲桑大师著作有:《法句经广释》、《般若经释》、《十五支》、《佛等加行广释》、《大圆满见修口诀》、《净冶新教恶趣》及《大威德敌面释说》,并且和西藏四茹同期的学者们进行辩经,校正错误,使参加辩经者都感到惊奇,尊为“上师”。另外,他跟从多名印度班智达闻习无量内外明处教诫,了解彻底对修持和前弘期时的其他教义作了深入的研究。圆满念修母续、阎摩德迦、金刚橛,用威力制服了藏区八大地方神,使诸神各自奉献了诚心而归顺。他还多次以钻入徒岩悬崖显示了各种神通。晚年,他诵梵文经典,为十六的女益希坎卓传传授灌顶和续部传承,身体直接空行,这样希奇的故事很多。

  第五辈,拔绒·达玛旺秋(拔绒噶居派开创者),羊年(金太宗天会六年,1127)生于彭域热贝窘乃地方,父亲名叫顿巴·洛追窘乃,母亲名叫觉姆穷玛。七岁时,出现了这样一件事,一位具有空行因相的妇女说:“我也是塔波拉杰的弟子,这位上师和你有业缘。”他曾梦见东方一道白光融入心脏,八岁时,跟从堪布达玛僧格和轨范师旺秋宣努受出家戒,取两位师长全名的各一半,命名为:“达玛旺秋”。旺秋宣努传授了从秋布译师所传的怙主哲古玛朵玛灌顶,并告诉他说:“除了我以外,这位护法对你最重要,其救护很大。”十一岁,格西恰域哇到他的弟子新建的寺院参加佛塔开光典礼时,他请求恰域哇传授了噶当派四尊的修行教诫;跟从格西博多哇的亲传弟子珠布隆哇学习了《慈氏五论》、《集学论》、《入行论》,掌握了全部内容,领会了“三十道”的教导,对以前在堪布身前所学的《律经》又进行了很好的温习。当时,他从孩提时的欢喜心态中觉醒后说:“以后,我不需要任何东西,只想见上师塔波拉杰,请教修行口诀。”由于这种强烈愿望,他去到各种山、崖寻找,遇到一名不知从何处来的象雪山瑜伽师那把头发扎成橛子形青年,他上前询问,那青年说:“我从塔波来,是上师拉杰的弟子。”他说:“那么,请你领我前去。”那青年说:“顿琼,你是我的上师的应化弟子,很快就会见到他的。”那青年说毕,即消失得不知去向。于是他受此鼓动,于二十一岁时来到上师塔波拉杰的身前,在初十日会供时拜见了上师,塔波拉杰把他叫到里面进行了面谈,使他不由自主地生起了多种明乐禅定。上师塔波拉杰说:“你以前已修完了教授,未指导传授修行而生起,命名你心中证法为‘探求独明。”坛城中所供颅碗内盛满了酒,塔波拉杰取此授给达玛旺秋,他考虑到成就,即全部饮下。上师说:“对你不需要授灌顶亦可得到,我的本尊红色小金刚亥母今年会护持你,”说完后,把自己所有的此本尊灌顶教诫传授给了他。在那时,他虽然身患重病,仍一心礼敬上师,故疾病痊愈。有一天,上师塔波拉杰骑邀请者的马出行,遇到疯狗,他比其他随从僧从更不顾身命地保护,将他背着的上师的手杖、竹笔,如绳索绞合,捆住疯狗脖子,投入水中后,由于上师的慈悲,使疯狗恢复了理智,这样的希奇故事很多。后来,塔波拉杰说:“你需要的一切教法已经传授,现在你去北面拔绒静修地修行。”言毕给了他一两黄金和书籍等所需要财物。他请求道:“那么,在三十天之内我们师徒共住,以后你可以在禅院修我的丧葬佛事。”在他们共住期间,塔波拉杰去世了。从二十八岁开始,他按照上师的指示,去北面拔绒地方进行长寿修行,除了会见送口粮者之外,专心修行谁也不见。由于其慈悲之力,受到了野兽飞鸟的恭敬,且受到达隆巴、止贡巴大等大德们的侍奉,得到了空行母的经常摄受。他于羊年(南宗淳熙十四年,1187年)二月二日子时伴诸异兆圆寂,享年七十三岁(应为七十岁)

  第六辈,更邦俄色贝,香巴噶居派大师,他在后藏娘堆距乃宁寺不远的尤禅院示现为一个得麻疯病的舍弃一切的瑜伽师之身,成为一个懂得仪轨的乞丐。穷波南觉给他授给护法的灌顶。他曾在拉堆巴贡却喀身前闻习教法,由于瑜伽的自由,白天去行乞,晚上住在任一岩穴,内以清净殊胜瑜伽度时。当时,喇钦扎巴坚赞的四大弟子萨哇·旺秋扎、努巴·仁增扎、完德·喜涅扎、噶尔·释迦扎中的前三人各建造了一尊佛像,扎巴坚赞主持了开光仪式,当噶尔准备修建佛像时,剌钦说:“尚未到装藏的殊胜时间,”因而推迟一段时间。后来,更邦俄色贝(阿哇都德巴)去世,喇嘛扎巴坚赞对噶尔说:“现在到了你建佛像时候,你去娘堆,在那里的山坞中有当年的黑行者为利益众生而示现的麻风身色,现在已经去世,你把他的头盖骨割下拿来,装藏塔内,这里从前有此所缘。”据说噶尔奉师命取来了头盖骨,放在喇钦手中观看时,头盖骨上显现出有六十二尊胜乐、天神的圆满坛城,把这些装入了佛像心脏。

  第七辈,尚顿周扎坚赞(宁玛派大师),生于山南和止贡两地交界处,父亲名叫尚阿仁特那,母亲名叫杰曼。从入胎到降生,父母都做了许多奇异的梦,出生时,天空电光闪动,雷声轰鸣,于是,被父亲取名为“周扎坚赞”(意为“雷声胜幢”)。早年,父亲给他传授本尊、阎摩德迦、时轮、黑敌阎摩德迦灌顶,讲授生圆二次第法。当他修念时,别人看见时轮、阎魔德迦等本尊身显现,他不看人间的食物,而是以食用退敌天母所赐的东北木里顶的甘露为生。此后,他奉父母之命,娶一位名叫杰巴宗的女子为妻。此外,巡礼萨绛洞的佛像时,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