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觉囊尖木达寺 >> 首页 >> 时轮金刚 >> 详细内容

觉囊派在藏区的发展

追南杰闻习时轮生圆二次第甚深教法,修炼六支瑜伽,升起了与讲解量相顺应的证悟。康区壤塘寺把他作为前辈上师的法位继承人,但是因其父母的阻留,未能去嗣位。

  二十四岁时,随伯父来到达丹丹曲林寺,因伯父洛追南杰去世和寺院改名等缘故,一时无固定住处。他一个晚上能熟记箭杆长的《集密根本续》经文十八页,很清楚地梦见自己去了五台山,清楚地见到五尊文殊菩萨的坛城。后来,他在阿摩达卧室修行了六年金刚瑜伽、六臂法,成就了受用事业。他曾住持擦尔贡彭措伦珠寺四年,向周盖温波等人传授甚深教授灌顶,念诵先行七法。他还跟从仁增曲央多杰闻习了北部伏藏的许多经论,并向对方讲了许多觉囊派甚深道教法。

  火猪年(康熙四十七年,1707),他担任恰隆多杰扎寺的堪布,创建了讲授六支瑜伽等法苑,发展讲听事业,此后舍弃一切,游历了卫藏地区,分别从五世DL洛桑嘉措闻习格鲁派教法;从木觉活佛等人闻习噶居和觉囊派所传灌顶、开许法;从桑杰桑波闻习萨迦派和主巴噶居派教法;从其他各派学者闻习教法,并分别予以回讲自己的教法。

  铁龙年,他在甘丹寺(又名“噶丹寺”)和哲蚌寺建立了觉囊派教法的根基,对彭措林寺(即达丹丹曲林寺,五世DL令其改宗后更名为达丹彭措林寺)的不顺利的事情,他曾事先指出征相,因而得到法力大的声名。他曾长期担任多所寺院的住持,传授教法,看见过许多本尊,受听了许多授记。后来,他为曲杰贡桑旺波等人传授六支瑜伽、灌顶传承、称为“觉囊自语”,智慧降临的情形犹如更钦笃补巴时代涌现。

  猪年(康熙五十八年,1719),他准备秘密去康区壤塘寺,但未能如愿,来到色多坚寺讲授时轮灌顶,智慧降临,加持徒众,大家一致尊他为“喇嘛成就师”。此后,他游历到南部哲孟雄,谒见了桑日贡噶仁钦嘉措寺的寺院住持,在噶丹孜取出了成就水(洁净之水),闻习了扎迦达法,遇见了素尔大师,进行了亲切交谈。在桑珠孜等地宣讲灌顶教授时,出现了以后去蒙古族地区的梦兆。他请求班禅大师讲授了《修行法海》(各种修行法),修缮毁坏的佛殿,向其他寺院的许多僧人讲经。迎请他的蒙古使者们抵达西藏后,拉藏汗和班禅大师二人(对使者)说:“要象对待我们的上师一样尊奉他。”

  木马年,他去蒙古族地区,在一年多的时间里,以甚深教法给以大护持,使蒙古的王公和属下广积善业资粮。他带着许多酬金物品返回卫藏,途经玉树时听到艾杂兵攻下卫藏,杀害了拉藏汗和扎什伦布寺后裔,由于战乱大起,, 他在金沙江畔居住了一年,向丹玛的曲柯地方(即四川甘孜藏族自治州金沙江西岸地区)以西的人传授教法。然后,他又回到蒙古地区居住一年,修缮了一些寺院,新建了扎仓,广做利益佛教众生之事生,供施双方一起前往西藏,向各寺院发放布施、斋僧茶,以甚深教法满足了各部人众的愿望。他莅临扎什伦布寺后,为蒙古王公及其随从讲授了为期一个多月的各种灌顶传承、口诀,为班禅的经师仲然巴次旦多杰讲授了他以前没有听过的觉囊派教法。供施双方筹资修建了顶普彭措格佩寺(位于后藏)为远近的僧人讲了数月的法。尔后,他回到彭措林寺,在查岗(地方名)显示了圆寂的密意,由于弟子们的祈祷,身体象以前一样健康。由于弟子们的请求,他又活了一日,作了遗言授记等,于水兔年(雍正元年,1723)神变月(藏历正月)初八日圆寂,终年七十岁。他的主要弟子有:温·阿旺南杰、杰·更桑旺波、堪钦恰巴群佩、周盖·曲窘顿珠等。

  第三十二,藏巴·阿旺丹增南杰,阴铁羊年(清康熙三十年,1691)生于协曲巴热哇尔玛地方,为前两世(指洛追南杰、阿旺成勒)的侄辈亲属,父亲名叫嘉卓,母亲名叫本姆布赤。八岁时,他跟从阿旺成勒学习读诵。十岁时,从金刚持恰隆巴钦波学得金刚瑜伽全部灌顶、口诀,并按照前世的传统进行两次七天的闭关静修。他说:“从此不断出现修持的体验。”十六岁时,在他供献胎发(即削发出家)时,恰隆巴说:“要获得前两辈上师的功业,”给他起名为“阿旺南杰”,以彭措达尔结为堪布授出家戒,以阿旺洛追为规范授圆近戒。

  从十六岁开始到二十岁,他闭关静修金刚、大威德、毗卢遮那(大日如来)等多种本尊的念修,从轨范师阿旺洛追学习《修法百门》的开许法;从班禅洛桑益希(第五世班禅)学习《修行法海》灌顶;从法王贡桑旺波受学六支瑜伽口诀、修身及脉、明点、七教授,以及三十五部了义经论为主的一切经典教理,犹如盛满宝珠之瓶,掌握了全部内容。此后,他奉恰隆巴之命,举行本尊、护法酬补仪式,了解了格鲁派教理。后来因蒙古亲王派人来迎请,他于木马年(1714)四月上半月二十四岁时作为前辈的随从来到蒙古族地区,以前辈的侍从的身份长期居住,受到了施主们的敬仰,了解了当地的仪轨习俗、念诵法,学会了蒙古语。他因当地人的恳请以各种方式讲授前辈所说的教法。此后不久,察科囊索和壤塘寺法王嘉哇伦珠扎巴(曲杰寺第四辈活佛)商议后派遣使者前来说:“最好是藏巴上师本人前来,实在不行也要请侄子温波前来。”由于前辈不能前去温波自己启程前去动身时前辈给他的名字增加为“阿旺丹增南杰”,一切施主都赠送了所需的物品。当他们行至白盐海时,前辈说:“三年年一定要回到卫藏来。”从此他们分路,前辈返回了卫藏,藏巴可旺丹增南杰主仆经过康区东柯逐渐东行,抵达冬格克噶尔(青海果洛州一地名)时,年波玉则山神等来迎接。他对众弟子说:“地方神祗们高兴地迎接我们来了。”他在那里为藏巴的喇嘛传承弟子们向山神托付经常辅佐和作同路朋友的事业,明显地获得山神允诺。他从此继续前行,来到玛拉第穆(青海果洛州一地名)时,以顿木杂喇嘛更噶扎西和阿什穹首领丹增为首的贵人等恭敬迎接,盛宴招待。他在那里居住了十五日,讲授了《大威德》和长寿仪轨等灌顶传承、开许法,解释因果法,使在家俗人进入信仰之门,弃恶从善。顿木杂上师献了扎噶尔廓寺,他为该寺取名为“玛多阿寻珠林”(意为“玛多密法讲修洲”)。首领丹增把在阿什穹阳坡(河以北的地区)所辖的僧俗和孜噶达孜则以上的寺院部落所属的僧谷信徒作为僧源奉献给他,他知道这是地方神祗助献顺缘之相。他把手放在首领丹增的头上,把“阿什穹”部落更名为“曲窘”(护法),并且祈愿供施双方以后的善业资粮增盛,为此祝赞吉祥,做了修持觉囊派法承会使施主善乐之授记。他说:“在此雅格的后山的形状,如象一个白色的人穿着白色缎子披风骑在白牦牛上,这比世间神中的主尊还大,因而应命名为‘域拉扎西噶尔宗’(意为“地方神吉祥白聚。)”这天是大威德灌顶的时间,从帕格水泉中出现了一位白色妇女向他奉献一块珠宝。他说:“那位妇女似乎是龙米衮噶波(意为“白色怙主”),因此这水泉应叫‘噶莫帕’(意为“白色降临”),此村子应叫‘亚尔堂’,以作为缘起。”而后,他逐渐来到壤塘,在梦中出现了一切地方神祗完成顺缘之相和利益佛教众生以及树立修行胜幢之相。

  阴火鸡年(康熙五十六年,1717)阴历九月,由吉祥壤塘寺各大活佛和僧俗部落群众迎接他到寺中,曲杰郭嘉嘉哇·伦珠扎巴说:“您能前来,显示的恩德很大,(对您的)慈悲也不能小,献上我的卧室作您居住处,我自己可以修座新居室。”他即被委任为上师。

  第二年四月三日,他开始传授佛法,为壤塘寺活佛诺尔布等人讲授了为期三个多月的时轮圆满大灌顶和《修法百门》等甚深佛语。

  猪年(康熙五十八年,1718)十月,他在察科萨拉寺上师益希嘉措座前闻习了以前从未听闻过的《修法宝生如来》灌顶传承,求授了智慧本尊修行法,回讲了益希嘉措未听闻过的教法,前后在这里主持讲闻法苑两三个月。返回壤塘寺后,为曲杰伦珠扎巴等人讲授《修法宝生如来》和灌顶、经义。应阿科(四川阿坝州阿坝县境内地方名)色喇拉旺坚赞等上下阿科地区使者的邀请,于水兔年(雍正元年,1723年)一月一日的莅临阿科为玛涅塔尔么寺以上和多尔夏孜朗以下的一切贵贱信徒讲授了各自所希望的灌顶传承、口诀、开许法,给予加持,把献给他的众多酬金作为公共基金全部分发给了他们各自的寺院后,回到壤塘寺。

  兔年十月,他应察科囊索的邀请莅临嘉萨南木达寺,根据每个人的希求讲授了灌顶传承、口诀,当时他依止囊索的增上缘跟从克增云丹伦珠闻习金刚曼圆满灌顶。他莅临达库勒向扎仓的僧众讲授各人所希求的教法,从此回到壤塘寺,为来自各地方寺院的僧人讲授六支瑜伽大教授和多种其他灌顶传承、教理,使每个人生起了与解说量相顺应的证悟,据说与更钦笃补巴时期的情况一样。他曾三次派人把所得的财物送往卫藏地区,修缮了马多阿雪珠林寺(即阿什穹嘉贡巴寺),绘制了壤塘寺续部经堂(原注:现在的时轮信誓佛殿)的壁画,制作了无量光佛绸缎像,由二十五位轨范师按各续部的方式开光,得到了从西面有红光没入像中等将具缘人众导向大乐之吉兆,绘制完成了护法殿壁画、本尊护法肖像、装藏的经咒文,用银汁书了《甘珠尔》,修缮了嘉卡彭措宗所属的多尊佛像塔。其间,金字政教共主们(指得到皇帝赐封的高僧)商议派使者前来邀请,他于木蛇年(雍正三年,1725年)十月莅临色·嘉木达寺向全寺僧人讲授六支瑜伽等各人所希求之法,为每个人作了与证悟相顺应的介绍。从嘉木达寺回到壤塘寺后,于铁狗年(雍正八年,1730年)五月上弦日,根据法王郭嘉嘉哇的指示为很多僧人讲授了为期三个月的金刚圆满灌顶、六支瑜伽教授,以及其他灌顶传承教理,把所得的酬金作为顺缘,修建了内外有十六根柱子面积的佛殿(原注:弥勒前殿)。此外,又遵照囊索的恳请,九月去到嘉萨南木达寺为上千名僧人讲授了为期两月的各人所希求的六支瑜伽等法。莅临扎西岗寺为僧众讲授甚深教语,向壤塘寺法王伦珠扎巴请假去西藏未予批准,但他仍准备启程,来到庄园拉姆达塘,诸护法未予放行。此后,他在壤塘寺上经堂举行时轮修供仪式,大家都看到瓶水沸腾等奇异征相。这之后他被邀请到果洛讲授六支瑜伽教法;为拉尔雅寺上师贡噶仁青等人讲授灌顶传承等许多教法。水鼠年(雍正十年,1732)四月,他返回壤塘寺。这期间,彭措宗嘉前后三次派人来请,他于娄宿月(藏历九月)抵达彭措宗嘉为在此之前久患疾病以各种经忏未能治好而去世的完德加王办理丧事,其子次旺扎嘉嗣位,按其意愿传授了嗣位灌顶,次旺扎嘉把萨热寺(萨拉寺)及其田地和此王所管辖的寺院扎仓全部献给藏巴活佛,作为僧源,作了以后定时来的教语诺言。他回到自己的住处壤塘寺后,为聚集在这里的各地僧人讲授为期三个月的《修法百门》灌顶传承、教理。木虎年(雍正十二年,1734),法王次旺扎嘉为举行护佑仪轨,遣使者前来邀请,他前去修行了数日大威德铁城朵玛,放咒时真言芥子顶端喷火,粉碎了敌方之山,各种奇相显现,使法王及其侍从敬心大增。举行大威德金刚、长寿仪轨灌顶和长寿灌顶千供时,作了长寿灌顶偈献给次旺扎嘉王,出现了平息违缘的吉兆,法王次旺扎嘉再三尊他为上师。他返回壤塘寺后,根据萨拉哇指示,于木兔年(雍正十三年,1735)去萨拉寺讲经,然后返回,火龙年(1736)从壤塘寺被迎请到阿科地区讲授《修法宝生如来》等教法,为期四个月。

  火蛇年(乾隆二年,1737),他在壤塘寺卧室念诵咒语,如仪修习,很好地完成了以前修立身、语、意三所依时没有完成的工作。在进行相顺灌顶、口决、传承之心的教授期间,果洛、瓦述两族发生械斗纠纷,都希望有人调解说合,他虽然公正判明彼此真伪,但是由于瓦述南杰扎西的心为魔鬼罪恶所鼓动,以坏心对他进毒,大师虽然知道他的情况,但是想到自己在这里的教化事业即将结束,应前去他界,故作出完成恶人心愿之状,饮下毒药,示现病状。在卧室中,大师为弟子讲业果法。弟子中最著名的要推克增达结和普尔杂群佩,他把法位传给这两个人,将教法全部托付给他俩。土马年(乾隆三年,1738)逝往法界,享年四十八岁。他为壤塘寺第一辈藏巴活佛。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