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觉囊尖木达寺 >> 首页 >> 觉囊历代传承上师 >> 详细内容

觉囊笃补巴法王传略

造十万佛塔奠基,登上桑丹贡玛的法座,他根据自己的理解和传授技巧向十余名善知识讲授十部心经的注释,撰写了许多零星的他空见师语,经书及法语遍布各方,由于普通学者的心里很难理解,对于因此前来谈论和请求辩论者,他都使他们的疑团犹如雪落大海即刻溶化,前来见他的人都对教派理论获得真实理解,对上师生起敬仰。对于从远处捎来口信和写来驳辩书者,他给予符合佛教理论的答复,使他们获得定解。后来,教派中的诤论平息,他应四方善知识的敦请,撰写《了义海》等介绍教派理论方面著作十六部,解释《时释根本续》章节方面的文章十八篇,《般若经注疏》、祈愿文二十五篇,大慈悲法方面的文章二十三篇,赞颂方面的十四篇,介绍十万佛大塔的文章五篇。金刚曼灌顶方面的文章三篇,书牍八篇,祈愿方面的三篇,吉祥颂方面的四篇等,前后写作的书籍很多。由于他通达如来总的教法和义大中观显密道理,用无垢清净经教科判,使因果乘一切法门显明。修建十万大佛塔之际,昆虫非常多,他通过诵咒作佛事,弹指间昆虫全部消失。当时,天空布满了虹光,无水的地方山溪水绵绵流出,无量宫顶与伞盖佛堂顶都是仅用一天时间安置完毕。每当出现暴风骤雨时,他都念咒语,使之立刻平息。大家多次看见他同时在法座前说法,又在诸工匠处安排,又在卧室内静修,他身体能同时分现在三个地方。甚至有几次看见他身体同时分现在八个地方,人和非人奉献修建十万佛大塔的顺缘,尽力做工,以希奇神通毫无困难地圆满成就了内外工程,出现了无数妙好善相的吉兆,以盛大的开光喜筵庆祝建成了福德的圣土。他先后在觉囊、普摩曲宗和吉尔哇普的人无法到达的岩面上顷刻间登上去修建了多尊佛塔,其中的一些如今还存在。

  笃补巴大师首次来到觉囊寺时,从觉囊沟口向上看见天空中有时轮圆满坛场,此后无数次看见本尊神,于此不作详细说明。他和圣观世音菩萨谈话犹如与常人谈论一样,他把宝帐怙主、多闻子象仆人一样役使,他每次向本尊礼敬发愿,都有佛部文殊、金刚部金刚手、莲花部观世音菩萨、圣度佛母、药师佛、弥勒佛轮流出现,也无数次看见了空行海、幻网经、大小律仪、金刚亥母、金刚界等的坛场。当他发无量光佛刹土誓愿时,亲见无量光佛刹土。他在卧室德哇坚举行莲花生大师初十供法会时,亲睹阿舍黎莲花生与空行众前来祝赞吉祥,在修建佛塔之时,看见了他火化的人都前往极乐世界之相。他居住宾松期间,为本尊神布玛开光时,虹光上有八瑞之色,非常明亮,从西方出现,许多各种颜色的鲜花直接降落。半夜时塔内渗进一点水等细小事情他都能立即知道;皇帝福田施主的权势的变化、国家的变化等他都能准确地预言。他早就预料到蒙古使者要来迎请,当使者前来邀请时,他却隐居娘热、哇尔普、纳都玛等僻静地方共达四年之久,后来听到皇帝降下圣旨,他可以不去朝廷,他才主兴地从隐居处回到觉囊寺。他住持觉囊寺十七年,其间大部分时间住在寺院里,发展修习之教法,修建了十万大佛塔,讲经说法,布施僧众,礼佛供神。为集中在寺院里的许多学者传授显密灌顶、经义注释。在聚集僧徒方面,他召集的以修行为主的法会,人数少时有上千人聚集,一般的法会人数少时有两千人聚集,人数多时则无法计量。只要是请求他讲授甚深道,听讲者没有一个人不能掌握善行的要点,当发生灾荒时,他授给弟子多种苦行,师徒不更食,把食具全部布施给苦难者。后来,他的心传弟子鲁布译师和上师乔勒南杰住持觉囊寺期间,大师到过许多隐修地。他经常静修发愿,讲授甚深道,主要做利益众生之事。这样,笃补巴大师中期说法、建塔,修缮各地寺庙的事迹非常多。他曾在昂仁建立寺院,没立讲经院,在当他患病十二天当中看见了佛土和难以计数的本尊神。仁顶铁桥有一个恶魔,主人向他请求说:“若因忌讳不愿将魔烧死,就请把它带走。”发出拘禁牌后,他在铁桥的这一边发出命令,对岸的铁链自动断裂,此岸的桥石迸裂出现了很多这样的奇异现象。当前藏军队开到(西藏)后藏时,数日内他只讲修心法,念诵了一些忍耐的咒语,这时约有一百士兵进寺,向他身上射箭、抛石头,用各种武器砍剌,但他一点也未损伤,稳固而坐,使那些士兵心生敬仰,忏悔赎罪。又有一次,他在萨迦寺庭院内传授灌顶,智慧降下之乐声传出。在寺院忏悔之人亦能感觉到智慧降临,他每做一次灌顶,都有智慧降下。夏·扎巴僧格等大德同声预言他是(香拔拉)具种王的化身,琛·洛桑扎巴多次亲眼看见他是圣者观世音菩萨之真身,侍从南喀绛曲亲眼看见他是文殊菩萨,修持佛金刚藏和心地纯洁的男女修行者们见他是具足相好端严之身(即佛陀),如此奇异之相多至不可思议。事实上因为笃补巴大师是观世音菩萨的化现,有与具种王白莲法王无二的自性,所以有具种王的化身的美称。由于他显现为时轮教法之主,因此与他同时代的大多数善知识几乎全都听受过与此法有关的各种教授。据称跟从他听完灌顶教诫、口诀的人有好几千,得到灌顶和全部教授的有上万人,闻听殊胜上部灌顶和汇集各种教授而生起体验者不可计数。

  总之,笃补巴大师从一切教门弘扬佛法,尤其在他的指导下,藏区的一切山洼都布满了金刚瑜伽行者,在一切讲经寺院回响着从《心经》和《宝性论》开始的不退还*轮的教语如来藏的狮子之声,根据《大法鼓经》中授记,在八十余年中教法如是常住。那以后,由于有许多虽然追求高明解但又贪恋不了义和世俗之本性的人出现,他的教法不中以前显明,但是直到劫末,修行金刚瑜伽、如来藏的传统仍能保持不绝。在中期出现如此之多,皆为尊者的恩惠。

  此外,尊者笃补巴开始在萨迦寺专心闻习佛法时,多次讲授四大柱和《中观理聚六论》、《入中论》、《慈氏五论》后四论,除这些这外,前后又讲了十部不同的经典。后来他前去静修再没有建立持续护持的讲经院,而是为聚集一起的许多求学者多次讲授《慈氏五论》、《中观理聚六论》、《般若经》、《般若心经》、《三菩萨释》、《灌顶概论》、《呼金刚续那饶广释》等,对《中观论》、《入行论》、《集习论》、《呼金刚三续》、《空行海》、《金刚曼》、《集密明灯》、《红黑大威德根本续》等每次都要讲授两遍。他还按照各人的愿望,多次传授坛城仪轨、《金刚曼》灌顶,以及《胜乐根本续》、《喜金刚续》、《集密根本续》、《阎摩德迦》、《金刚界》、《马头明王续》、《金刚橛》等新旧密乘灌顶教法,还多次讲解陀罗尼的各种教导。其中常讲的主要经典有《般若波罗密多经》、《现观庄严论》、《般若波罗密多心经》、《究竟一乘宝性论》、《时轮根本续灌顶品》、《三菩萨释》等,认为一切乘的了义都是从这些经典开始的。但是,他间或专心于修炼密法,说法之时也不需要观看经典决择、温习与思考,除了来讲经院和需要吩咐什么事之外,他大多数时间是入修甚深瑜伽。笃补巴大师的数名随从说:“以上师您这样的智慧,若有堪钦布顿大师的证观精进和专心讲说听闻,一定会象是佛陀出世一样。”他回答说:“一般来说,学习这些经论,并非仅为了理解,而是从多资粮门积累资粮并通过修行而了解。现在摄集精要之时,只有专心修行才有大功德。”笃补巴大师晚年,经过西部的曲隆、伍由、尼木、南木、堆龙等地,莅临拉萨居住了十一个月。前藏的各大上师、善知识、地方官员、世俗信徒等纷纷前来拜见,他在所到之地讲授甚深道金刚瑜伽,为众士夫发菩提心,讲解六字真言。他居住拉萨期间,有鬼魔为害时,他发给令纸即可帮助人们免其害,据说每天来向他请求令纸的人很多,最多时每天有上百人,传授甚深道教授七次,其中分为前面的各次分别有一百、二百、五十各种人士参加,最后一次被称为大教导,有大德一千八百余人参加。他指导无数僧人修行甚深道,使乞丐以上的人也对佛法生起信仰,他在大道、街市、僻静处等为数千人传授最上秘密灌顶,不要说是众人,就连在路口听狗以上的生灵也表现出智慧降临的多种仪态。另外,他还讲授了一遍《时轮根本续释》、《现观庄严论》,二遍《灌顶概论》、《呼金刚续那饶广释》,三遍《中观理聚六论》,十遍《般若波罗蜜多心经》,讲授了无数次《山法了义海论》等。从尼木到拉萨途中,他传授运气法,使二百多人达到了证悟程度。他从拉萨动身返回觉囊寺时,前来礼拜的人群马群在江塘山坡上容纳不下。途经拉萨河下游的羊卓、年楚河上游等地时,为当地寺院僧人和信徒讲甚深教授,并且预言:“在香布孜阿会出现许多证悟如来藏意义者。”

  若说更钦笃补巴与第二如来布顿大师的谈论,据说布顿大师不能与他辩论。在有这样一个故事,以前布顿大师想来觉囊寺看十万佛大塔,布顿在梦中梦见自己来到觉囊沟口时,更钦笃补巴说了声“帕”,布顿便从梦中惊醒,所以未能看到大佛塔。更钦笃补巴无论到什么地方,前来请求发菩提心和请求传授六字真言,授与沙弥、沙弥尼、出家、近圆戒者络绎不绝。他从逝世前大约五年开始就停止了大小便,早上猛厉火暖乐拥起,无昼夜、时分之差别,不吃东西也不饥,吃了也能消化。由于这样,他有时许多天不吃饭,也不饥饿,仍有力量,间或一天不吃饭,多吃也没有水消化的现象。他这样的纯熟佛法的尊者和普通人绝对不同,具有密法教主金刚手菩萨的体性。

第三,后期事业圆满的情形

  更钦笃补巴返回觉囊寺后将近两年时,登上了大法会的首座上,对僧众说:“《了义海》是你们的法缘,”身上光彩明亮,此时天空有声,花雨与虹光遍布。笃补大师说:“藏地夏热冬寒,我不习惯,今年要去找寻一个热地方。”近侍欧珠贝请问道:“去何热土?”大师回答说:“去极乐世界。”近侍等人理解为是指卧室德哇坚(意为“极乐世界”)。大师说:“把各位老僧大德唤来秘议。”各位老僧大德聚集大师前商谈,受听教诲。大师这样说:

  白发铁钩置于我头上,
  皱纹之绳紧束我身体,
  七马之主已达西山口,
  今年我要从此地出发。

  此地如猴如鱼如孔雀,
  如猴之时你等大弟子,
  如我正行见修及行果,
  但愿多出持教比丘僧,
  弘法盛布一切正常宴。

  他这样做不了可思议的预言后,在阴铁年(元至元二十一年,1361)孟冬上弦初六日初更时色身摄于法界,终年七十岁。当时,大地摇动,虹光闪耀,花雨飘落,奇相显现,众僧连七天为他修持发愿。这个期间,从哇尔普到杰地方这间,雅鲁藏布江水双倍增长。《续部》中说:

  诸佛的眉间白毫,
  如鱼享受月甘露,
  秘密隙尘天尽曰,
  凡此如同顶髻宝。

正如这种说法,修持祈愿结束时,菩提心从头顶涌出。在饮一杯茶的顷刻间邪鲁藏布江水在觉囊河谷口倒流,其间一些人能来往于江中。此后,火化他的遗体时,烟全部化成了虹光,陶土色的光明遍布,天空出现了许多器乐声和芳香飘荡等奇兆。尸骨的脊梁骨上出现许多时轮手印,额骨上出现大密马头明王,右肩成为不动金刚,后颈窝上凸起佛颅,手指骨上凸起观世音菩萨像等多种神像和大空五字等多尊语塔,右旋白海螺等意塔、舍利资粮等。如此奇异现象很多。

上一篇 下一篇